快三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 校友之家>> 校友风采>> 正文内容

苏群:青海湖,到底是海,还是湖

作者:无锡一中87届校友 苏群 来源:校史办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31日 点击数:

 

从西宁去青海湖的车上,我看着手机上的导航地图,脑子里突然蹦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

我用手机搜了一遍,居然没人提出过这个问题:为什么汉语里,青海湖既有“海”又有“湖”?既然“海”就是湖泊的意思,为什么还要再加一个“湖”?

 

带着疑惑与不解,我和我新认识的朋友们开始了青海湖的“野奢游牧之旅”。大巴 车从西宁出发,要走两个小时,才能到达第一站小泊湖。我们车上20多人,除我之外,18位是看了我6月26日的微信公众号文章《谁跟我一起青海,看湖水,看星星?》之后报名来的,他们喜欢篮球,也喜欢旅行。我以为这是一个摄影团,谁想到……他们都是奔着篮球来的,到青海湖聊篮球!

 

还有几位是“游牧星球”的工作人员。我从来不知道“游牧星球”是做什么的,也从没有见过他们的老大冯剑飞,只知道他喜欢徒步,跟我联系的时候还在罗布泊,我居然就毫不犹豫地答应发文招募了。头一天见面,从人群里跳出来一个瘦瘦的高个子,扎着一头马尾,像哪个乐团的小提琴手,远看像一棵沙漠里的胡杨树。他说:他们都叫我“三少”,你们也这么叫吧。

小泊湖保护站的格桑花和玛尼堆(vivo NEX)

三少带我们去的第一站是小泊湖保护站,根本没有风景。我最怕对不住慕名而来的球迷,但三少说,到青海,你们一定要见一见南加老师,见了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。

 

南加是普通的藏民,却又是全国闻名的环保人士,从在青海湖边拣游客的垃圾、渔民丢弃的电池开始,坚持了几十年保护青海湖的工作,影响越来越大。我们到的这天,他因为植树扭了脚,拄着双拐,却提前在等我们,让义工在门口给我们每个人献上了绿色的哈达。

 

听他讲述这些年的环保故事,你不由得不叹服。后来骑马去倒淌河的路上,牵马的小伙子跟我说,他原来就是南加老师手下的义工,可是别人坚持了十几年坚持下来了,自己做不到呀。是的,除了要拣那些垃圾,还要同偷捕湟鱼的黑社会周旋,有多少人能把这当作工作或事业来做呢?

 

三少说:这下你们明白啦,为什么先要来见南加老师。

 

在南加的小泊湖保护站(冯佳兴 摄)

 

小泊湖保护站在青海湖东岸,告别了南加,我们骑马往东,进入了真正的草原——这里属于共和县倒淌河镇,但我们继续向草原深入进发,来到牧雅村,牧民却叫它大狼沟。这里天高地阔,有洁白的云和羊群,有碧绿的草原,有星星,就是没有手机信号。

 

 

骑马前往草原安营扎寨(冯佳兴 摄)

 

草原上,一户人家就占一片天地,大狼沟的这片草地是仁青家的,一个大家族有十几个成员。三个小朋友可好玩了,对我们带来的风筝、充气沙发还有我的大疆小飞机充满了好奇。

有一个小朋友非常机灵,但不会说话。放风筝,他要抢先,我拍张照片,他必须看拍成什么样,我放一下大疆,他就要抢我手里的遥控器。他怎么就不能说话呢?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小时候就耳聋,嘴里能呀呀地发声,但不知道怎么说话。仁青说,家里也曾送他去西宁看过,西宁的大医院也没有办法。

 
 

 

仁青家的孩子们(佳能5D4)

在这一尘不染的草原上,除了小朋友的耳聋,最让人遗憾的是地鼠猖獗,草原上真的满目疮夷。这地鼠把草原挖得到处是洞,它从一个洞里钻出来,你走过去,它就跳进另一个洞。

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陪同我们的花青和尼玛央宗说,现在牧场都是分到户,各家筑起了铁丝网,不像过去赶着羊天涯海角地走。有了铁网,狐狸越不了界,吃不了地鼠;饿死的狐狸,加上铁网阻隔,也就饿死了狼。天上,难得见一只老鹰,这么多地鼠,它吃不过来呀。

但是,藏民信佛,对这野生的活物熟视无睹。在孩子的眼里,这地鼠憨态可掬,就像我们眼里的松鼠。

 

 

(vivo NEX)

我托花青把拍的照片带给仁青家,不知道孩子们看了会是什么表情。第一晚要在大狼沟扎帐篷,我们都没有体验过。和孩子们在玩的时候,“游牧星球”的工作人员就忙开了,仁青家给我们烤全羊,熬手抓羊肉。在这海拔3400米左右的高原,水要煮沸容易,却到不了100摄氏度,眼看太阳西斜,降了色温的阳光把大家的脸都打成了红色,怎么还不开饭呢?他们变出了一条长桌,铺上了桌布,拿出刀叉,还有整箱的红酒!三少说:我们这次旅行,主题是“野奢”。这一晚是大家没有想到的,羊肉随便吃,红酒随便喝。入夜了,在草原上点起篝火,原本不相识的人拉着手跳舞唱歌,直到银河升起,在满天的星星里流淌。说好的一起拍星河呢?大家都醉啦。

 

 

仁青家给我们烤全羊(vivo NEX)

没想到有长桌、刀叉和红酒(冯佳兴 摄)

草原上的篝火(vivo NEX)

 

居然下了一夜的雨,在牛羊吽吽咩咩的叫声中醒来。那只藏獒在雨里淋了一夜,还是那样安静又警觉地坐着,一点都没有抱怨。

 

这独特的经历让每个人流连忘返。但是来青海两天了,我们还没有看到青海湖啊,可别忘了,这是——青——海——湖——之旅!

 

(vivo NEX)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请将手机横过来看青海草原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我们要去茶卡盐湖,所以沿着青海湖南岸往西走,先到黑马河镇。

 

按原计划,一路上我们会在青海湖边骑一段单车,感受环青海湖自行车赛的味道。可是雨一直下,一直下。到了黑马河镇上住下,准备第二天看日出,地点都选好了,雨还是一直下,一直下。

 

单车泡汤了,日出在云后边,就连第三天去茶卡盐湖,雨还是一直下,一直下。

 

到西宁的第一天晚上,我和大家聊起行程的时候,曾说过要有心理准备,因为盐湖的游客太多啦。我们此行路线和旅游团不同,但茶卡盐湖是必去的,网上对盐湖的报道比较负面,乱扔鞋套、人挤人。

 

到了茶卡盐湖,雨中是没法摄影的。但是从妙龄少女到中年妇女,很多穿了红纱裙去拍照,有个姑娘站在盐水和雨水中摆造型,"摄像师”看来是闺蜜,用的是手机。不过,网上说的乱扔鞋套的情况我没有看见,再往深处走,人会很少,真正喜欢摄影的只要早来或者晚走就可以了,“天空之镜”应该能拍到。

 

(vivo NEX)

第三天我的心情很沮丧,既为拍不了盐湖,也为对不住大家。但人在旅途,什么都会碰到,最大的对手就是天气。想想在圣彼得堡,我去夏宫时风雨交加,也是什么都没看到。任何一次旅途都会留下遗憾,说好听的是让你再来一次。

 

离开盐湖,我们的方向是刚察县城,那已经是青海湖的北岸。也就是说,都走了一半的路,我们还没有看到青海湖的真容。

 

车行湖边,若即若离的就是青海湖,但雨下着,云厚厚的,就像美女不施粉黛。昏昏欲睡中,突然大家叫起来,雨停啦,远远的有蓝天飘过来啦。

 

(佳能5D4/16-35mm)

我们停车的地方,叫尕日拉,在青海湖的西南岸。

 

高原的天气,真是十里不同天。远处的青海湖有一些变蓝了,有一些还没有。一群鸬鹚在水中,我用小飞机飞机过去,靠近它们,大都也不害怕,依然孤傲地立着,有一两只惊慌失措地在水面上飞奔。

 

可惜湖水颜色不好。回北京以后,我正好赶上“大疆御Mavic 2”的发布会,见识了新飞机的厉害。那个CMOS有一吋,是我这个折叠小飞机的4倍,而且还是折叠的!如果当时手里有这个小家伙就厉害了。

 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也许是被乌云憋久了,大家在尕日拉流连忘返,那就用大疆给大家留个纪念吧。

 

每个人都在飞机下面来一张,然后大家一起再来一张——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旅途中最沮丧的是天公不作美,最惊喜的是意想不到的云开日出。

 

离开尕日拉之后,没多久天越来越好,而且时间已经到6点多,夕阳斜照,没有比这更好的摄影时间了,那么全体大老爷们儿再来一张合影吧。

 

我用大疆小飞机在地上来一张,天上来一张,祝愿大家的心情跟这独享青草的马儿一样安静、满足。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如果你以为这一天就这样结束了,那就错了。高原的天气一旦转晴,那不知道有多美。

 

车向北向东,到了刚察县城,太阳还没有落山呢。

 

这个干干净净的小县城,有很多惊喜等着我们。先是这夕阳下的景色,这个建筑是刚察县的博物馆,全名是“青海省措温波藏城民族文化展览馆”。我相信中国绝大多数的地方,都没有这么漂亮气派的博物馆。而在火烧云下,白塔透着神秘。

 

 

刚察县城的博物馆与祥和塔(大疆御 Mavic Pro)

如果追一个女孩子,轻轻松松追到手,你是不是就会不珍惜?

 

这时候青海湖之于我们,还像一个安静的少女犹抱琵琶半遮面,从小泊湖到尕日拉,还没有真正看过她的容颜。可是曲指算起来,这已经是我们在青海的第四个晚上啦,总共只有6个晚上。

 

在刚察县城的这个晚上,我们住在蕃域藏城林卡酒店,就在博物馆对面。三少很长时间没露面,原来是在给我们搬红酒。上菜的时候,大吃一惊——分餐制,明明是藏菜,为什么搞得像日餐?

 

对了,这是“野奢”,意思是出门在外,也要奢侈一番。

 

清晨起来,我们遇到了在青海湖最完整的好天。

 

对摄影来说,最好的天不是晴天,也不是阴天,而是这样的多云天气,蓝天白云。刚察县有一个很小的寺院“释藏林卡”,里面供奉着释迦牟尼佛、多杰朋毛佛等60位佛和各种藏经。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“林卡”在藏语里是“园林”的意思。在青海藏区,有数不清的寺院,最大是西宁的塔尔寺。像这种小寺院,是专供周边村民朝拜。

 

寺院虽小,寺前的金佛却大,佛座前有人在磕长头。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从县城往南14公里,就到了青海湖边,这是青海湖非常有名的一处所在,称“仙女湾”, 有一条长长的栈桥深入湖中。

 

这是青海湖重要的湿地,湟鱼洄游的必经之地。青海湖湿地是世界七大湿地之地,这里最有代表性。而在青海的民间传说中,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被押解往京城途中,在这里投湖自尽。

 

仙女湾有高大的“三牲拉则”,就是一根立竿上挂着牛头、马头和羊头。但我刚刚把小飞机升起来时,开电瓶车的司机就过来干涉,说这里不让飞无人机。原来,这是严格管制的湿地,有天鹅等珍贵候鸟,怕惊着它们。

(vivo NEX)

(佳能5D4/16-35mm)

当你步上栈道,深入湖中,那一切都是美不胜收啊。

 

现在不是湟鱼洄游的季节,但在仙女湾湿地,我看到了湟鱼在自己的家园自由自在的情景。现在想起来刚到青海湖的时候,南加老师说他去制止捕猎湟鱼的事,冬天盗者凿冰下网,他带着人去偷网,盗者与护者反过来了,道为盗,盗而为道。过去湟鱼洄游产卵的季节,骑马涉水能踩死鱼,现在,这稀稀拉拉的几条,已经让我欣喜不已。

 

 

青海湖的湟鱼,我从来没有吃过,永远也不会去吃,你也不要吃。吃湟鱼和吃鱼翅一样,是让我非常鄙视的行为。

 

(佳能5D4/16-35mm)

这里有天鹅,更多的是海鸥。

 

青海湖原是淡水湖,因河道阻塞,湖水蒸发,慢慢地变成了咸水湖。尝一尝青海湖的水,是咸的,但没有海水那样咸,更没有那样涩。如果你去了解一下地球40亿年的历史,就知道我们的大海原本都是淡水,也是因为蒸发而成咸水。从这个角度年看,大海几亿年前的味道,就是现在青海湖的味道。

 

这里的海鸥,是真正海鸥。

(佳能5D4/16-35mm)

但是在青海湖西北的罗布泊,现在已经干涸,只剩下铁硬的盐壳。

 

罗布泊曾经是中国第二大内陆咸水湖,仅次于青海湖。后来因为塔里木河断流,罗布泊变成了死亡之地,第二大咸水湖变成了西藏的纳木措。如果你感叹沧海桑田,那就错了。对大海来说,由淡水变咸水需要几亿年,但对罗布泊和青海湖来说,由咸水湖变死亡之地,只需要几十年。

 

罗布泊是1972年彻底没水的,距离现在不到50年,消灭青海湖需要多少年?青海湖上这些无忧无虑的海鸥,它们并不知道这些。

 

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:为什么汉语里,青海湖既有“海”又有“湖”?既然“海”就是湖泊的意思,为什么还要再加一个“湖”?湖曾是海,海会变成湖;海曾是淡的,湖曾是咸的。如果我们不珍惜,海枯石烂,无法回头。

 

这肯定不是问题的答案。先听一下腾格尔这首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,这是在王洛宾在青海湖写的,让我们在他的音乐中忘记忧愁。

在那遥远的地方腾格尔 - 在银色的月光下

排第一位的姑娘,打篮球很厉害的。(冯佳兴 摄)

请将手机横过来,手指向左划动图片

 
 
 
 
 

(佳能5D4/16-35mm)

离开仙女湾,我们向北进山,前往青海湖之行的最后一站卓尔山。

 

从刚察县城往正北200公里,深入祁连山,到达藏民心目中的神山“阿咪东索”,对面就是卓尔山。阿咪东索的汉语是“牛心山”,卓尔山的藏语是“宗穆玛釉玛”,在藏民心中这是一对神仙眷侣。

 

卓尔山是典型的丹霞地貌,由赤色砂岩在阳光下显示壮丽的红色。其实,从祁连往前几十公里就到了更为著名的甘肃张掖,那里的丹霞地貌更突出,与之不同的是,卓尔山有草原覆盖,红绿相间。

 

如果在油菜花开放的7月来,这里更加美。

(大疆御 Mavic Pro)

请将手机横过来

(大疆御 Mavic Pro接片)

 

说好的“青海湖游牧之旅”,我们与青海湖其实只见了匆匆几面。

 

真正的大美,一定不是想见就见的。在这几天中,我们对青海湖就是求之不得、得之不虞。

 

他们基本不是摄影爱好者,而是篮球迷,却在这美不胜收的青海湖结成了兄弟姐妹。在祁连县城最后一晚,都已经晚上22点了,他们居然还在县城的广场上打了一个小时的篮球。而回到西宁之后,这充满了惊喜与遗憾的青海湖游牧之旅,又让他们恋恋不舍,连烤全羊都变得没有味道了。

最后把我们的路线画一下,只是个大概,青海湖太大了。

 

接下来我等着下一拨,国庆南疆见。

 

请将手机横过来

 

最后,感谢“游牧星球”制作本次青海湖之旅的视频,感谢随行的摄影师李晓林和冯佳兴,随行工作人员花青、尼玛央宗等。


作者苏群,无锡一中87届毕业生。央视资深记者,中国采访乔丹第一人,《篮球先锋报》创办者和主编。
[关闭窗口] [添加收藏]
更多